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19-09-06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春雨柔软,夏雨粗犷,秋雨苍凉,冬雨肃杀;因季节变化,情调各异。但是,雨色一样美丽,雨声一样动听。

  轻细的雨花,像飘忽的雾,白茫茫的,轻吻着人的脸,微微觉着痒;又轻轻濡湿着衣裳。雨伞仿佛是风帆,在雨色蒙溕中载浮载沉;也像一只只大翅膀,东南西北,无边无垠,因风四处飘航。

  沉默的雨,无声胜有声;逗人的雨,真叫人喜悦。可以不必穿雨衣,在户外踯躅漫步,雨似蜜似酒,滋润着心灵。

  记得杏花春雨的江南,雨点敲打着船蓬,雨中也有梨花的幽香。记得西湖的夏雨,元气淋漓,满湖荷叶被打的笃笃地响。记得天目山的秋雨,重雾深锁,万木萧萧,撑天的松柏经雨洗涤,显得格外苍劲。记得富春江的冬雨,如泣如诉,两岸茅屋炊烟阴阴沉沉,像一幅染湿了的铅笔画。

  细雨微风的夜,适宜读诗和散文。的夜,则宜恐怖神怪小说。要不然,便邀几位知己,泡几杯浓茶,买一包花生米,点上一支洋烛,又当另有一番情趣。风雨更宜怀人,怀人常不寐;一声风一声雨,都似离人低诉。

  那年夏天,和友人在春秋阁小坐。那时候,菱角已经成熟,莲池潭上,乡人驾着小船,忙于采摘;天空的白云,和水面的白鹭相映成趣。阵雨骤来,如万马奔腾;半屏山忽然不见了,只有密密的雨,密密地替莲池挂上了珠帘。阵雨里,那些采菱角的船,依然从容地游移摇荡。船上的人连蓑衣也不穿。

  台湾南部雨量不多。尤其是高雄,灰土漫天;树枝树叶上厚墩墩地堆积着尘埃,经阵雨一淋,苍翠碧绿,焕然一新。雨后的寿山,妩媚地俯视默默的爱河;银鳞似的水波也被青青的山染绿了。

  河堤上,那一排水泥柱上,那一排路灯的瓷罩,白玉球似的镶嵌在山水之间,依稀是西湖的景色。

  雨下得可真猛,往远处眺望,水气翻腾得十分厉害。看,一群龙在张牙舞爪地赛跑呢!慢慢地,那些水气成了一幅万马奔驰图,过了一会儿,又变成了一群小鱼儿,真美啊!

  渐渐地,雨小了起来,从高楼上往下滴的水珠,变成了水帘,每一条都像断了线的珠子。细如牛毛的雨丝一滴一滴地斜着往下打,我不禁想起了“斜风细雨不须归”这句诗句,我现在终于懂得了它的意思。我陶醉在雨中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雨晴了,太阳还没出来,铁算盘正版心水,阴阴的,这让我想起了恐怖片的背景,让我有些毛骨悚然

  缓缓地,太阳出来了,彩虹出现了。打开窗户,一阵阵新鲜空气扑鼻而来。虽然只是短暂的几分钟,可那已经足够了。在城市中能呼吸到这样的“绿色”空气,已经让我精神爽朗了。

  小时候,住在瓦屋下,每当下雨,便能听到淅淅沥沥、凄凄然然的雨声。长大了,住在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中,听不到雨声凄然,似乎生活缺了不少的灵气,缺了能让人感动的至柔至弱的东西,心在慢慢地沙化。

  雨是柔弱的,是世界上最轻灵的东西,敲不响那厚重的钢筋水泥的楼房。而瓦屋则不同,雨滴在上面,叮叮当当的,立即发出悦耳的声音。身在小屋的人也就有了在雨中亲近自然的福气。雨势急骤,声音就慷慨激越,如百马齐鸣,如万马奔腾。雨势减缓,声音也弱下去,轻柔地沁入你的心,像暖春时节耳边的轻风,瓦片似乎是专为雨设置的,它们尽职地演奏着,听雨人心中便漫出不尽的情意。

  人们喜欢当心中充满怀念与感喟时,一个人静静地坐下听雨。垂老的志士有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的抱负;迟暮的美人有“雨中黄叶树,灯下白头人”的幽怨;相思的情人有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”的索怀;多情的诗人有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”的遐思。

  闲暇之中,有幸回到了自己曾经听雨的地方。恰逢那天下小雨,又听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雨声。迷蒙之中,雨声里透出一种古怪的情调,是久未沟通的那种。它拒我于千里之外,向我表明它对我的陌生,然而我却能从意识的最深处感受到它存在的气息。我有一种从梦中猛醒的畅快和历经迷茫后的沧桑感。

  哦,我在雨声中相约的竟是已隔了时空的自我,它在讲述我以前的一切。我彷徨了,我问自己:我是谁?还是从前的那个我吗?

  有词云: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,断雁叫西风”。人生境遇不同,听雨的感受也就各异。然而听雨却都是听灵魂的对话,听真情的奔泻,听年华的淙淙流淌。雨声所敲打的,除去岁月的回响外,还有昔日难再的痛惜与欲语还休的惆怅。似乎只有在这瓦屋轻灵的雨声中,心灵才得以喘息,生命才得以延续。

  各人在下课后左右无事耍了,正好到电话处去找朋友谈天。那方面若是一个女人,自然是更有意思!

  电话器死死的钉在墙壁上,接线生耳朵中受惯了各方催促,铃儿又是最喜欢热闹的一件东西;所以都还不生出什么脾味来——就中单苦了大耳朵号房。

  他刚把一个洋服年青青儿的胡子后生从四舍十三号找来,眼见那后生嘴巴对着机子叽叽咕咕开合了一阵,末后象生气似的样子,霍地挂上耳机走出去了。休息换不到十口气那末久,墙上那铃儿又丁丁地在同他打知会。

  从响声沉重中可以看得出他被人无理麻烦的冤抑来。这冤抑除用力的挂耳机外,竟也无从宣泄。“又是咸先生!”他还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自己能够听到的话。

  这本来可以随意扯个谎,说找不到,就完事了。但他是新来这里不久的人,虽然每日里同到专司收发信件那位崔哥一起歇宿吃饭,还学不到这些可以偷闲的事。而且,自己一想到月前住在同乐春每日烧火,脸上趋抹刺黑,肚板油刮得不剩什么时的情景,责任心登时也就增加起来了。少不得又举起那只左手来,(因为如今是穿长衣,所以右手失了空间。)挡拒着屋檐口上掷下来的大颗大颗雨点儿,用小步跑到四舍去找那年青的胡子后生。

  桌子当中摆着那一座四四方方的老钟,一摇一摆,象为雨声催眠了似的,走得更慢更轻了。钟旁平平的卧着那一本收信簿,也象在打磕睡。靠着钟身边挨挤极近的一个小茶杯,还有大半杯褐色茶水,一点热气都没有。……他眼睛看到那后生对着耳机笑笑嚷嚷,耳朵却为门外雨声搅着,抽不出闲空来听那后生谈的那么浓酽倒了的,究竟是些什么话。他便觉得那后生但对着耳机大笑,真是无聊。

  当那后生从他身边过去的当儿,洋服裤子擦到他正垂着在胯骨边的左手时,随着有阵怪陌生但很好闻的气味儿跑进了他的鼻孔。他昨天到消费社时,曾见到那玻璃橱内腼腆腆的躲在橱角上,手指头儿大小的瓶儿;瓶中贮的什么精。——这时的气味,便是那瓶中黄水水做的,他自信没有猜错!

  这气味使他鼻子发痒,有打个把喷嚏的意思。不由得他不站起身来随同那后生走出门外。

  雨还是不知疲倦,只是落,只是落。瓦口上溜下来的雨水,把号房门前那小小沟坑变成一条溪河了。新落下来的雨点,打成许多小泡在上面浮动,一刹那又复消失。一些小小嫩黄色槐树叶子,小鱼般在水面上漂走。倘若这些小东西当真是一群躼麻哥鱼崽,正望着它们出神的他,不用说早就脱了鞋袜,挽起袖子,告奋勇跳下去把它们捉到手中了。——这好象它们自己也能知道本身不值价,不怕什么意外危险事到头!不然,眼看到大耳朵在那号房门前站着,痴痴地把视线投到它们一举一动上面来,为甚还是大大方方的在水上漂来漂去?

  听雨是年少时就喜爱的,年少的记忆中,雨天时,父母不必到外劳作,总是趁着雨天在家中休息,做些好吃的粑粑,或者什么也不做,只是一家人在那里唠家常。也自有一份别样的温馨袭来,有一份朴实的温暖在心中。

  年少听雨,是听雨打在屋檐下。那时是瓦房,如若雨大,打在墨黑的瓦片上,会溅起无数的水珠,清脆的声音,有种大珠小珠落玉盘之感。屋檐下,则是长串的珠了落下,伸手一接,一种浸凉上了掌心。如若雨小,则是轻轻的飘落在瓦面,不留声音,却有层薄薄的雾气在瓦背散开,甚是飘渺。那时的雨,是“枕上诗书闲处好,门前风景雨来佳”,听雨,心情是温暖而快乐的。

  稍大听雨,心情就有种因雨而强说愁的潮湿。于是雨,在心中就成了一种忧伤的象征。读戴望舒的雨巷,会生出丁香一样的哀怨与惆怅。那时的雨,是青春到来时的一种迷茫,是故作的一份深沉的忧郁。那时听雨,是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、点点滴滴。”是听一份凄凉的诗意,那时的心情是孤单而寞落的。

  如今听雨,再也听不到雨打在瓦背上的痛快,也听不到那份强说的愁绪。温暖的记忆还在,惆怅的心情未曾褪色,然而听雨,却是听一份农人盼雨的欣喜,是听这个季节里生长出来的希望。如今听雨,雨就是雨了,是能浇灌庄稼的雨,是能滋润农民心田的雨,也是能洗去城市尘埃的雨。如今听雨,是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”是用实际的目光听雨。不再有诗,不再有曲,有的只是雨带来的期盼与欢喜。

  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,断雁叫西风。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。想起那词,才明白,人总是在成长中不断的变得实际。我也不例外。 回答者: 哈宝S 四级 2010-4-6 18:20 检举

  雨是柔弱的,是世界上最轻灵的东西,敲不响那厚重的钢筋水泥的楼房。而瓦屋则不同,雨滴在上面,叮叮当当的,立即发出悦耳的声音。身在小屋的人也就有了在雨中亲近自然的福气。雨势急骤,声音就慷慨激越,如百马齐鸣,如万马奔腾。雨势减缓,声音也弱下去,轻柔地沁入你的心,像暖春时节耳边的轻风,瓦片似乎是专为雨设置的,它们尽职地演奏着,听雨人心中便漫出不尽的情意。

  人们喜欢当心中充满怀念与感喟时,一个人静静地坐下听雨。垂老的志士有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的抱负;迟暮的美人有“雨中黄叶树,灯下白头人”的幽怨;相思的情人有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”的索怀;多情的诗人有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”的遐思。

  闲暇之中,有幸回到了自己曾经听雨的地方。恰逢那天下小雨,又听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雨声。迷蒙之中,雨声里透出一种古怪的情调,是久未沟通的那种。它拒我于千里之外,向我表明它对我的陌生,然而我却能从意识的最深处感受到它存在的气息。我有一种从梦中猛醒的畅快和历经迷茫后的沧桑感。

  哦,我在雨声中相约的竟是已隔了时空的自我,它在讲述我以前的一切。我彷徨了,我问自己:我是谁?还是从前的那个我吗?

  有词云: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,断雁叫西风”。人生境遇不同,听雨的感受也就各异。然而听雨却都是听灵魂的对话,听真情的奔泻,听年华的淙淙流淌。雨声所敲打的,除去岁月的回响外,还有昔日难再的痛惜与欲语还休的惆怅。似乎只有在这瓦屋轻灵的雨声中,心灵才得以喘息,生命才得以延续。

  我走在街上,这雨飘飘然,尽情洒落在我的身上,轻柔地吻着我的头发,我的脸,我的手......走在其间,全身上下好像敷扑了一层爽身粉.当然,这洁清的粉剂,出自仙灵之手,决不复是人间市尘凡品,无色无相,如珠如玉,却又光滑酥润,轻盈得清凉忘我.

  雨越下越大,“沙沙沙”的响声连续不断。雨点打在玻璃厂的屋顶,“咚咚咚”直响。我透过窗户向外望去,外面白茫茫一片,,一河之隔的当湖公园,朦朦胧胧的,好像隔了一层纱布。马路上,行人越来越少,汽车都开着大灯,慢慢地开着。路面上,雨水越积越多,马路都快变成小河了,汽车开过,水向两边溅起,就像洒水车。

  一会儿,雨渐渐地小了,“沙沙”声和“咚咚”声也消失了,当湖公园又清晰的在眼前了,路上的行人也渐渐地多了。

  雨是柔弱的,是世界上最轻灵的东西,敲不响那厚重的钢筋水泥的楼房。而瓦屋则不同,雨滴在上面,叮叮当当的,立即发出悦耳的声音。身在小屋的人也就有了在雨中亲近自然的福气。雨势急骤,声音就慷慨激越,如百马齐鸣,如万马奔腾。雨势减缓,声音也弱下去,轻柔地沁入你的心,像暖春时节耳边的轻风,瓦片似乎是专为雨设置的,它们尽职地演奏着,听雨人心中便漫出不尽的情意。

  透明的雨丝如牛毛,如千万条银丝,如迷迷漫漫的轻纱在天地间飘缈,布满苍穹,漫天飞舞。一阵风吹来,把它吹得如烟、如雾、如尘。

  我倚在窗前,探着身子,伸出手臂享受这斜风细雨的爱抚。雨丝儿轻轻地拂过手臂,给人一种淡淡的凉意。它悄无声息地沾在衣服上,密密的,柔柔的,使人觉得心底也涌出一缕温情。细雨如痴如醉地下着,那么轻,那么密。凉丝丝的雨中还散发出一股泥土的清香味儿呢!慢慢的,慢慢的,它似乎加快了脚步,加大了分量,浸入那干涸的土地。一点点的小圆点,在地上闪着迷离的亮光。打在屋檐上,发出“滴滴、哒哒”的声音,好像在演奏一首奇丽的小曲。渐渐的有雨水从屋檐上流下来,开始像断了线的珠子,一滴一滴地往下落,后来顺着瓦檐淌下来,汇成一股涓涓细流。雨一阵接一阵地扑进湖里,湖面上立刻漾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纹。溅出来的水珠,大的如珍珠般晶莹透亮,欢蹦乱跳。小的细如烟尘,弥漫于空气之中,成了蒙蒙水雾。

  雨水犹如万颗珍珠洒落人间,小水珠洒在街边那胭脂般娇嫩的花瓣上,不停地滚动着,聚集着,花瓣上便出现了成千上万颗闪烁着光彩的“珍珠”。透过那珍珠雨帘,看见立交桥上人们五颜六色的雨伞形成了雨幕中缓缓流动的彩虹,没有雨伞的人们急匆匆地赶到屋檐下避雨。雨越下越大,地上湿的再也不是一个个小圆点,而是闪亮的一块一块,继而又汇成亮闪闪的一大片一大片……再也找不到一块干涸的地面了。风夹着雨星,像在地上寻找什么似的,东一头,西一头地乱撞。

  听着这紧锣密鼓的下雨声,也不知过了多久。渐渐的,雨似乎越来越小,雨声越来越轻越来越细,没有了淅淅沥沥的声音,落在水面上,也没有了溅起的水花,只见美丽细小的涟漪。倚在窗前的我才知道这动听的雨之歌已演奏完毕。

  吸收完甘露精华的植物们,又慢慢地合上眼睛和嘴巴,继续偎依着享受大地妈妈的爱抚。结束了这场精彩演出的雨姑娘也收起了串串屋檐上的珍珠,在那如烟、如雾、如尘的雨幕中渐渐消失了……

  展开全部来了!来了!随着越来越近的雷声,伴着苍鹰声声啼鸣,天空中落下了点点雨丝。

  我正在和几个好友在小区的院子里走着,看见这些后,我便拉着好友躲进了一个亭子里。幸好躲的及时,正当我们进入了亭子以后,大雨就尾随而来。雨中的大树,犹如一位位英俊而高大的战士,正在守卫着这片美丽的景色,它们在风雨摇晃着那高大的脑袋,又好像一个个顽皮的小孩在逗我们高兴呢!

  漫天的乌云将整个城市拢入了它的怀抱,但人们好像不太喜欢这种情景,因为它压得人们透不过气来。苍鹰现在不知飞到了哪儿,但可以听见它那高傲的诅咒声。雨花在另外几个亭子上欢快地跳动着,它们在绿树的装扮下,显得格外美丽。如果把这些雨花比作珍珠的话,那么这些绿树红花就是镶嵌在这颗硕大的珍珠上的装饰品了。雨似乎发现了它淋不到我们,所以,它就将雨斜着下了下来。于是我们只能就边走边欣赏着这雨中的景色。这时,我被一种大自然的美丽吸引了,我曾经领略过西湖的妩媚,但是原先的那种感受在这时已经被一种朴素无华的美丽推翻了,我在房子下想着当时大自然是怎样创作出这样巧夺天工的杰作呢?一定是毫不犹豫的拿起画笔,蘸上了那鲜艳的墨汁,毫不犹豫地一抹绿、一抹黄,最终才创作出这幅独一无二的杰作。雨丝毫没有减弱,反而越来越大。但这时我们正在房子的屋檐下避雨。雨花好像一位位彬彬有礼的贵客,它们打在物体上,如果将他们发出的声音比作对这场雨的赞美声的话,那么人们在雨中的欢笑声就成了它的伴奏了。而这时的人们正在陶醉在这片赞美声中了。这时候,雨中出现了我的另一个好友,他正拿着伞向我们走来下雨了,我在门内凝视。忽然看见那一滴滴晶莹的雨珠从天上落下来,无声的落在门前的台阶上。小雨珠清澈透明,如同一个小小的玻璃珠。他美丽纯洁,活象一群快乐的小天使。它下的均匀,远远望去如同一位仙女编织的无形的网。他小巧玲珑、活波可爱,富有生命力。看着看着,我猛的想到要摸一摸小雨珠。于是我伸开双手,顿时感到一阵凉爽。我低头一看,啊!雨珠早已把我干燥的手滋润了。小雨珠,我真感谢你,星期日的雨天我再也不会寂寞了。虽然我听不见伙伴的欢笑,单我拥有了一个新朋友小雨珠。

  雨珠还是那样静悄悄。别看雨珠小,没有它,五谷就不会丰收,百业也不会兴旺。

开奖记录| 一码中特| 一点红玄机| 抓码王| 百万文字| 夜明珠论坛| 118论坛| 一肖中特| 大富豪官方网站| 姚记高手论坛33399|